加入收藏夹 | English
热点关注
随机推荐
栏目列表
当前位置:主页>房的故事>
合租屋里的苦情
来源:  作者:本站
合租屋里的苦情:“机关干部”给她留下一个谜

在天河区猎德花园某出租屋里,程苏向记者讲述了老乡周娟与人合租时的一段痛苦的经历。

周娟来自重庆,高考落榜之后在家乡做了两年代课教师。去年春节一过,她来到广州求职,在五羊新城找到了一份上海某医药公司驻广州销售机构的业务员工作。周娟在猎德花园租了房,月租要600元,她想找个合租者。于是照着墙壁上的一些“合租启事”,写了一张贴在墙上。来应租的是个谈吐文雅的男子,自称从事IT行业工作,名叫阿文。阿文把300元房租交给周娟后,连一件床上物品都不买,也不来住。只是傍晚的时候来到合租屋和周娟搭讪、聊天,渐渐地约她去吃夜宵、登白云山。每次夜晚活动之后,阿文都把周娟送回到住处,然后离去。他对周娟说,有个同学回福建老家了,同学有一套单身公寓在天河,让他帮着看管,等同学回来了,才过来住。

一夜,阿文带着周娟参加珠江夜游。周娟被羊城美景深深陶醉,阿文用数码相机为周娟全程摄影记录。游船返回到江湾码头,已是深夜12时多,周娟迫不及待地想看照片,阿文连忙找地方将照片冲印了出来。当阿文把周娟送回到合租房时,已是凌晨2点多钟了。阿文说他要回去了,周娟挽留道:“一块聊聊吧,明天是礼拜天,睡不睡都无所谓……”就这样,阿文和周娟住到了一起。

周娟让阿文将他的房子租出去,但阿文称自己有高薪收入,不在乎这房钱。此后,在他们同居的几个月里,房租和水电费用都是阿文主动支付,两人日子过得其乐融融。不久,周娟听女友说,阿文可能不是做什么IT行业的,她有几次上下班的时候,看到阿文在天河某机关大院进出,有可能是在那里工作。周娟追问:“有人说你是机关干部?”阿文一听脸色大变:“你尽听人瞎说,人家可是没安好心的!”当晚,这对合租伙伴度过了他们同居生活的最后一夜。从此,阿文杳若黄鹤。

“握手楼”里的婚外情:窗户相对一女拥有二“夫”

记者在暗访中了解到,广州的出租屋里,有相当一部分是婚外情者合租一屋。

广州市东山区某沐足中心的洗脚妹陈芳,四川乐山人,18岁时与同村小伙子王富结婚,这场婚事让小两口欠下一万多元债务。小两口决定王富在家耕种,陈芳出来打工挣钱。今年3月,陈芳来到广州东山区一家沐足中心当洗脚妹。陈芳在为客人沐足时,不少客人给她递名片、塞小费,她都一一收下,如要约她出去吃夜宵什么的,她就婉言谢绝,因为她和丈夫王富从小青梅竹马、爱笃情深。她下了班,就回到住处休息,给在家乡种地的丈夫写写信。

上一页12 下一页
关于本站 | 会员服务 | 隐私保护 | 法律声明 | 站点地图 | RSS订阅 | 友情链接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